4岁女童惨遭分尸,你觉得精神病伤人应该受到哪些惩罚?

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边,就无法体会精神病人有多可怕。那些觉得精神病杀人无罪的人,让他和精神病患者在一起一日,看看他还觉不觉得精神病人杀人无罪是种法律吧!

我住精神病患者楼上,半夜经常听到他发病在楼下鬼哭狼嚎的。然后就听见他哥哥去制止他,然后楼下就乒乒乓乓打架的声音。

我们一栋楼的人都觉得自己生命随时有危险,难不成,哪天他发病把一栋楼的人杀得七七八八,还判他无罪?

宝宝坐在推车里,他一脚把推车踢的老远。看到宝宝从车里滚出来他笑的咯咯起。找到他家算账,家人一句他无意的发病才这样,我们这些邻居又何其无辜?

他动不动坐在人家门口,害得我们一整天不敢回家开门进去,这种担心受怕的日子真的是过够了。

哪天不幸和他一起乘坐电梯,他在电梯里猥亵你,打电话报警。一句他发病,他有证,警察立刻放他出来祸害我们。

哎,有他在的日子,我们苦不堪言。就像战士必须时时刻刻做好牺牲准备的感觉,是不是我们一栋楼的人都得为了他一个精神病患者而立好遗嘱?

凭啥精神了杀人不用抵命?凭啥他们有特权,就因为他们自己一个人命运不好患病了,我们这些无辜的正常人活该整天生活在担心受怕之中?

我觉得精神病患者应该强制住精神病院,否则太危险了,如果不住院,好,法律应该规定直系亲属有义务看管精神病患者,一旦发病跑出去伤人,法律有权利拍卖他们家房子补偿给受害者家属,之所以精神病患者家属对自家病人不上心是因为他们有证,有证就意味着他们有免死金牌,出去祸害谁都可以大言不惭说自己有证不用承担后果,这对于别人都是极为不公平的,此案当中年仅四岁的小朋友被残忍杀害,每一个成年人惋惜之余却拿精神病患者无可奈何,孩子何辜?孩子的命就这么没了吗,受害家属的整个家庭就这样被毁了吗?我们普通老百姓强烈呼吁法律重新修订,还世间公正

你怎么知道他有精神病?鉴定精神病的唯一方法就是我发明的鉴定法。50公斤开水。交到他的身上。他要是喊疼,那就是装的。他要是不喊她装的更深。但是在此之前,医生必须开具证明,证明他有精神病,然后在这用这个办法进行测验,如果证明他是假装的,开证明的医生也叫自断双臂。恐怕有点不可能砍掉一个胳膊可以另外哥吧,他怎么砍呀?我是不是有点残忍。那好吧,车裂吧。用t72坦克从他身上压过去,如果他完好无损,那就饶了他。或者是把他交给特种部队练拳。如果他被打死了,特种部队的人记义工,如果没有被打死,特种部队的人全部剖腹自杀。因为他们辜负了人民的期望,连个人都杀不了,怎么保卫祖国。训练那就是哄人的。

我也觉得精神病在患病的时候,她们所做的事是知道,只是以歪就歪。我的楼下曾经住过一户有精神病的病人,她老公和儿子也不怎么管她。以前,她嗝三差五打经过她门前上下学的小朋友,就告状到她的家人,家人一句她发病了就没有后话了,把她也没办法,。小朋友的家长自认倒霉。疯子家里人也从不给被打的小孩说对不起。她第一次打我女儿时,女儿读小学二年级,搞的女儿都不敢从她门前走,那是一条必经之路,不走又不行,读三年级的时候,她又逮住我女儿打,被我老公在楼上看见了,跑下去把她打了两耳光,从那以后,她再也不打我女儿了,她也知道打她的男人和那个被她打的小女孩是父女关系。但是,别的小孩她还是照打。大家说说,她到底是真发病?还是以疯为晃子,以歪就歪?

我本身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,而且是重度精神病患者。所以在这个问题上,我有着一定的认识。

首先,不犯病时我一切正常,各方面都好,但是一旦犯病,我的意识就仿佛被切断,进入了完全不知所谓的行动中去。

做的一些行为很可怕,比如捞农村厕所的长满蛆的死鸭子吃,比如走十多里地去挖坟。

不过我从不伤人就是,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。这些事件发生时,我真的毫无抵抗力。甚至过后也不知道他们发生过。

后来在精神医生的治疗下才想起一些来。

其实在我不知道我是患者的时候,我听到精神病患者杀人也恨不得判他们死刑或者终生监禁。

但是天可怜见。。。精神病人发病时真的没有自制力的,相当于孤魂野鬼,飞禽走兽。

我很苦恼,我也是总犯病,虽然不至于伤人,但总需要外界残忍的情感刺激才能恢复正常,唉。

近些年来,患有精神相关疾病的人行凶作案的事件屡有发生,但因为相关法律的要求,这一类群体往往不会受到与正常违法分子相同的惩治。

这一次,4岁女童惨遭分尸,更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。

正因为是精神病患者,所以他们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,自己为什么要做某件事情没有清醒的觉知,与理性的判断,不管那件事情又多么令人发指。

所以他们的存在就好像是一颗定时炸弹,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会爆炸,但你知道,他们一定会在某个时候爆炸。

这必然会让周遭生活的人陷入一种人人自危的状态,尤其是那种病情十分严重的人。

所以,我觉得对于这种有伤人行为的精神病患者,应该给予一定的隔离处置,当然不是说囚禁,他们也会得到合理地对待,只是不至于动辄威胁社会。

精神病人,因为思维,行动,因病不受自身支配,约束,法律规定不受刑法约束;

也确实是很无奈;不过本人认为“死罪可免活罪难逃”其监护人要承担民事责任来约束精神病人给无辜人带来的无辜伤害,监护人无能力监护的,建议国家建立专门机构交付精神病医院治疗约束监管,因为精神病人一旦发病至人无辜伤害随时就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,祸事发生对被害人没有了公平,法律就体现不出公平公正公道;

对于精神病人我们的监管始终处于空白地带,法律无能为力,监督管理也跟不上实际人民群众生活需要,造成了受害人无辜伤害还要替自己买单,一定不能让病人脱管,让伤害不在发生。

精神病不是犯罪的理由,

精神病豁免本身就严重违背法律基本精神和底线!

精神病的免罚金牌本身就是社会一大毒瘤!

精神病犯罪其行为也要制约,更不能放任不管。我看过一个精神病人前后几年先后砍了五个人,两人死亡,这明显就是一颗放在社会上的定时炸弹,如果当初强制进行管制,就不会有后面四个人的伤亡,其中包括一对母女,视频极其残忍,母亲为了保护孩子,被砍了十几刀。所以有暴力的精神病人比正常的罪犯更可怕!一定要“入刑”——只不过这种“入刑”是一种强制管制,分为不同级别,在精神病院执行。

马上枪毙,太可恶了,并且要付民事赔偿,名知有精神病,为什么他的亲人没有重视这件畜意,现在枪毙了也不能解恨呀……